劉備若能保住此地,那天下還有曹操的事嗎?

來源:網絡整理    作者:菜鳥    人氣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3-11    

中國自秦朝開始,走出封建割據,成為真正的統一國家,在其后的歷史進展中,雖然出現多次分裂的政治局面,但統一是主要方面,分裂只是短期的;即使在分裂時,割據的政權也要并吞其他勢力,極力企圖統一全國:這是中國歷史的特點。

漢末“三國鼎立”的政治形勢就是如此,無論曹魏、孫吳、劉蜀,各自都有統一“天下”的志愿和“宏偉”的戰略。

漢末魏、蜀、吳三國鼎立局面,是在漢獻帝建安十三年(208)赤壁之戰以后形成的,赤壁之戰的焦點是爭奪荊州,荊州是關系到能否統一中國的戰略要地,在此發生過著名的“赤壁之戰”。

這場戰局雖以曹操失敗,其主力退回北方而告終,劉備得意地據有荊州江南四郡,孫權則所得無幾。

然而整個荊州的歸屬問題,乃孫權與劉備相互關系發展前景的關鍵,孫、劉兩大集團為荊州展開了長期的斗爭。

劉備要占有荊州,是諸葛亮在其著名的《隆中對》里作為十分重要的戰略方針提出的,也是在他的輔助下取得的。

13年后即建安二十四年(219),又因諸葛亮的錯誤而失和于孫吳,丟失了荊州,并導致關羽被殺,劉備的帝業終成泡影。

可說是“成也諸葛,敗也諸葛”,為后世所嘆息。成敗之源在于對荊州戰略價值的認識。

劉備若能保住此地,那天下還有曹操的事嗎?

(圖)赤壁之戰形勢圖

荊州位于中國中部,長江中游,主要包括今兩湖地區及河南南部,是中國的核心地帶,據漢沔而北通趙燕,南盡閩粵,沿長江東下吳越,西上巴蜀,“有江、漢山川之險”,乃四戰之地。

先秦時代位于荊山的楚國人,以“篳路藍縷以處草莽”“以啟山林”的精神大力開拓發展。

正如三國時周瑜所說的那樣:“昔楚國初封于荊山之側,不滿百里之地,繼嗣賢能,廣土開境,立基于郢,遂據荊揚,至于南海,傳業延祚,九百余年。”

楚國的首都雖有多次沿長江流域遷移,而大部分時間還是在荊州,也就是位于現在荊州城郊的紀南城,楚謂郢都。

荊州地域廣闊,東漢時分為七郡,長江南四郡,即長沙、武陵、桂陽、零陵;江北三郡,即江夏、南郡、南陽。

在漢代以前,中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發展重心在北方。

在近代工業興起之前的農本時代,人口增長能標志社會經濟的發達狀況。

西漢王朝的行政區劃,全國包括司隸(京畿)在內共14州,從戶口數量來看,梁方仲教授據《漢書》和《后漢書》統計,最大的州郡,人戶在100萬以上、人口在500萬以上者,都是位于中國北部的五州郡,即司隸、豫州、冀州、兗州、徐州。

其后,中國的經濟重心逐漸南移。

東漢晚期,上列北方5州,除豫州(今河南省地區)外,其余4州人戶大為減少,而南方的荊州、揚州、益州則戶口大增。漢順帝永和五年(140),荊州從西漢668597戶升至1399394戶,從3597258口升至6265952口,較西漢戶口幾增一倍,僅次于益州。

劉備若能保住此地,那天下還有曹操的事嗎?

(圖)東漢末年

漢末黃巾軍起義之后,接著地方割據軍閥相互兼并廝殺,北方社會動蕩不安,而此時南方相對而言比較安寧。

北方士民紛紛南逃避難,其中眾多來到荊州,不少有識之士聚集于襄陽。

曹魏的衛覬書與荀彧說:“關中(陜西地區)膏腴之地,頃遭荒亂,人民流入荊州者,十萬余家。”于是荊州地區的經濟文化更加發達起來。

東漢末漢獻帝初平元年(190),荊州刺史王叡為長沙太守孫堅所殺。漢獻帝以劉表為荊州刺史,后又加為鎮南將軍,封成武侯。

劉表山陽高平(今山東西南)人,當時政壇對他的評價不高,曹操說他“自以為宗室,包藏奸心,乍前乍卻,以觀世事”。東吳的甘寧則認為劉表是個沒有遠慮的人。這些評論都不確切。

的確,劉表沒有像曹操、孫權、劉備等一班政治野心家那樣,有并吞全中國之心,而是固守疆土,保境安民,致力于本州內的建設發展,使百姓安居樂業。在此社會動蕩不安的時期,以這樣的方針來治理社會,應該是無可非議的。

劉表就任之初,荊州境內也不寧靜,“時寇賊縱橫,道路梗塞”。劉表任用蒯良、蒯越、蔡瑁等謀士,聽取他們的治政之道。

蒯越說:“治平者先仁義,治亂者先權謀。兵不在多,在先得人也。”

“君誅其無道,撫而用之。一州之人,有樂存之心,聞君盛德,必襁負而至矣。”

劉表采納這樣的意見,行仁義之道,獲得成功,并把治所(首府)由江南武陵郡的漢壽(今屬湖南)遷到江北南陽郡的襄陽。

建安三年(198),“長沙太守張羨率零陵、桂陽三郡畔表,表遣兵攻圍,破羨,平之”。

劉表在荊州為時18年(190—208),政績卓著。史載他“開土遂廣,南接五嶺,北據漢川,地方數千里,帶甲十余萬。

劉備若能保住此地,那天下還有曹操的事嗎?

(圖)赤壁之戰

初,荊州人情好擾,加四方駭震,寇賊相扇,處處麋沸。表招誘有方,威懷兼恰,其奸猾宿賊更為效用,萬里肅清,大小咸悅而服之。關西、兗、豫學士歸者蓋有千數,表安慰賑贍,皆得資全。遂起立學校,博求儒術,綦母闿、宋忠等撰立《五經章句》,謂之后定。愛民養士,從容自保”。

禰衡是當時的一介名士,不為曹操所重視,橫遭侮辱。

禰衡至荊州,“劉表及荊州士大夫先服其才名,甚賓禮之,文章言議,非衡不定。表嘗與諸文人共草章奏,并極其才思。時衡出,還見之,開省未周,因毀以抵(擲)地。表憮然為駭。衡乃從求筆札,須臾立成,辭義可觀。表大悅,益重之”。

劉表不是貪財之輩,“在荊州幾二十年,家無余積”。

東漢自靈帝“中平(漢靈帝年號,184—188)以來,荊州獨全,及劉表為牧,民又豐樂”,在劉表的治理下,疆域擴大,吏民安居樂業,人才聚集,經濟、文化得到進一步的發展。

當時就有人(辛毗)說:“荊州豐樂,國未有釁。”南宋葉適贊嘆道:“漢之末年,荊、楚甚盛,不惟民戶繁實,地著充滿,而才智勇力之士森然出于其中。”

總之,在當時荊州無疑是全國最好的地方,自然為一些政治風云人物覬覦垂涎,從而成為軍事上必爭的戰略要地,更是曹操、孫權、劉備三大軍事集團爭奪的焦點。

責任編輯:菜鳥
首頁 | 資訊 | 關注 | 科技 | 財經 | 汽車 | 房產 | 時尚 | 旅游 | 圖片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www.uzmqpz.tw. 東和新聞網 版權所有  技術支持:東和新聞網

電腦版 | 移動版

神算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