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父開了女兒的嫩苞 爹地不要啦好痛 爹地你好大全文閱讀(2)

來源:網絡整理    作者:菜鳥    人氣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8-07    

       
   

  我的很多事,月琴是知道的。

  從小,我的母親,對我苛責有加,我努力表現自己,卻總是換不來母親的贊賞。

  有一次,我數學考了滿分,我興沖沖的跑回家,拿給母親看。

  我記得,母親的臉上是不帶絲毫笑容,冷冰冰的話語,直到現在還在耳邊回響:“劍鋒,你的滿分是我意料之外的,你根本不可能考滿分,要憑自己的本事,而不是抄襲別人的。”母親一字一句的說道。

  母親的話,在我心里,掀起了巨大的波瀾。狠狠撕了試卷,把它扔到床上,然后,跑出自己的房間。

  母親是一個南方鄉下女人,身材矮小,印象中,她總是挽著高高的髻,前額是一層薄薄的劉海,似乎要努力遮掩因風吹日曬而留下的皺紋。

  不止一次了,母親給予我的打擊,都是狠狠地印在我的心靈上。

  我是一個男孩,渴望母親的贊美和肯定。可是,每次母親那冷冷的不帶感情的話,都深深地烙在我心上,是一生痊愈不了的殤。

  而我的父親卻仁愛慈祥,我每次向父親哭訴心里的委屈,他總是百般地安慰我。然后,在鄉間小路上便留下了我跟父親那相依相偎的身影。

  我總想,父親為什么能跟母親在一起,他們兩個是截然不同的性格。母親要強,凡事都要親力親為;而父親,在母親的身邊卻顯得懦弱而又沒有主見。

  也許,是兩個人相愛,這些都不算什么吧?可是,我明明看見,母親對父親,也是如待我一般冷淡有加。

  我離開家中已經十年了,在這十年里,我不曾回去看望母親。父親已在我十五歲時染病身亡,我欲哭無淚,在這個世上,對我最好的父親,就這么離我而去。

  離家時,我認為再也不會見母親。盡管她對我有著養育之恩。可是,年少的記憶過于悲涼。我不想再次揭開傷疤,讓我的尊嚴無處可覓。

  我依然記得,離家時,母親欲言又止。我還見她偷偷擦拭眼睛,想來是一個人在家會感到寂寞吧。

  走出大門的時候,母親把一個白底藍花的包裹寄到我手中,紅著眼睛說:“你到車上再打開吧,是一些吃的。”

  我忽然有了感激,到了車上打開包裹,一張紙條飄然而落,上面有母親的筆跡:在外一切要注意。聞著酥油餅的香氣,我忽然有了落淚的沖動。

  望著我憂郁的神情,月琴輕輕地問:“劍鋒,回去看看母親吧,我可以陪你一起去。”

  我不知道月琴這話什么意思,但憑著我對她的了解,我知道月琴是真心的,想和我相愛。

  月琴在學校里是校花,出落的美麗,學習也是一等的好學生,我只可仰望。在我心里,她就是一個不慎落入凡塵的仙子。

  畢業后,我去了外地,而月琴繼續上學。大學畢業后,月琴在一家媒體干了編輯。而我,在幾年流浪之后,開了一家咖啡店得以謀生。

  月琴終于告訴我,她失戀了。他的戀人遠赴了美國讀博,一年之內提出了分手。

  我沒有太大的驚喜,或者說,歷經世事的磨練,我已經不再是嘩眾取寵的年齡了。

  我默默地聽著,不知道月琴告訴我這些是何用意。

  我喜歡她,但還不想月琴親自來求我愛她,這不是她的性格,也不是我心中理想的以前的那個月琴。

  過了幾天,我才知道,月琴竟然瞞著我親自去了我家,名義上是看望我母親,其實是到我母親那里談我們的事。

責任編輯:菜鳥
首頁 | 資訊 | 關注 | 科技 | 財經 | 汽車 | 房產 | 時尚 | 旅游 | 圖片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www.uzmqpz.tw. 東和新聞網 版權所有  技術支持:東和新聞網

電腦版 | 移動版

神算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