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來源:網絡整理    作者:菜鳥    人氣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5-29    

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然而坦克并沒停下,反而開始向我們開來。這時候,也不知道哪個不要命的,首先躺到了馬路上,別的人看了,也跟著躺了下來。轉眼已有數百人躺了下來,寬敞的長安街上黑壓壓地躺了一片人。當時我和小王都站在前排,看到別人都躺下了,也就一閉眼隨著躺在了路中間,心想是死是活隨他去吧。我轉念一想,要犧牲也得犧牲得壯烈點吧,所以才又睜開了眼。當時我和小王都在第一排,我是頭朝西躺的,所以能看到東面坦克開過來的情形。

“六四”事件使一批人得了益,但更多的人卻為它倒了霉。作為親歷“六四”事件的普通學生,血腥慘案的見證人,看到和聽到周圍的人已經淡忘了此事,甚至有很多人認為“六四”鎮壓有利于國家的時候,心中特別悲哀。我想應該讓大家知道一些事實,請大家不要忘記因“六四”而犧牲的普通死難者和那些屠殺他們的劊子手們。

 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六月三日下午

六月三日下午,我在圍觀了西單公共汽車(“六四平暴”鏡頭中,幾個學生端著槍向群眾展示)和新華門附近小中巴(里面有很多槍支)后,來到了天安門廣場。這時廣場的帳篷里已經沒有幾個學生了,只是靠廣場西側的一個大帳篷下,還在展出著一些從進城便衣部隊那里繳來的菜刀匕首棍棒和繩索等。盡管如此,大家當時仍然只是猜測,軍隊只是想化裝進城,以便躲過市民和學生的阻撓。看起來,軍隊可能要把學生從廣場攆走,清理天安門廣場了。所以我們幾個一起來的同學決定回校吃飯,晚上再來廣場堅守。

晚上七八點的時候,廣播里傳來北京市的通告和一些有關軍隊要進城的傳言。我們幾個剛吃了些速食面的同學商量了一下后,決定去廣場支援那里的學生。然后,我們一行十幾個人騎著單車,打著大旗,沿著學院路向南騎去。一路上,路旁的市民和學生不斷地向我們歡呼,同我們一齊高呼口號,氣氛非常熱烈,但誰也沒想到一場大劫正在向著北京襲來。

當我們到達車公莊的時候,那里已有一串被群眾自發攔住的軍車,卡車上擠滿了軍人,他們都沒有武器,只有少數幾個車上的軍人頭上戴了鋼盔。群眾一見到我們舉著大旗到來,馬上跑過來攔住我們,請我們幫助指揮,攔住這些軍車。于是,我們十幾個人分成好幾個小組,每組分別指揮群眾包圍著一個軍車,向他們講道理作宣傳。同時,我們也負責勸阻老百姓,不讓人傷害軍人和軍車。整個車公莊大街的軍人和群眾都在有序地僵持著,軍人站在車上,群眾和學生在車下宣傳。

 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子夜

約莫過了兩三個小時后,大概在快十二點的時候,忽然有傳說軍隊開槍了。不久,就見從二環路南面跑來了很多人,其中有的人身上沾滿了血跡。這下,整個車公莊都亂了,群眾再也控制不住了,他們開始群起掀軍車。車上的軍人只好跳下汽車,匯集聚攏到了一堆。這時,有的市民和學生開始打砸軍人。當時我看到,有好幾個可憐的軍人的頭被石頭砸得鮮血直流。我們幾個同學無助地看著發生的一切,看著這批可憐的軍人簇擁一團,擠向了地鐵站。

 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群眾饒過了這批軍人,但無法饒恕這些剩下的軍車。于是,一輛輛軍用卡車和吉普被點著,我們親眼目睹著這十幾輛軍車,化成了熊熊大火。約一兩點鐘的時候,我們十幾個同學又聚到了大旗下,商量著下一步該怎么辦。這時,我們周圍圍了很多市民,當他們聽見我們要去廣場的決定后,死活攔著我們,不讓我們去白白送死。我們向他們解釋說,廣場上仍有很多同學在堅守著,我們一定要去支援他們,把他們救出來。在我們的堅持下,最后他們同意放我們去了,但堅決不讓我們打著大旗去,因為聽說軍人一見大旗就開槍。這樣,我們只好把大旗交給了這些素不相識的市民,開始騎車向復興門奔去。(“六四”后,我們幾經打聽,得知市民已把大旗完好地保存起來。他們告訴我,待到“六四”平反的那一天,他們一定會把它再打出來的。我非常感激這些不知名的父老鄉親,正是這些正義的人們留住了這面紅旗,使我們幾個能夠化險為夷。否則,我們也許就象那些在長安街倒下的學生一樣,永遠也回不來了,因為我一直都在打著那面大旗,而我的幾個同學是始終都在大旗的四周的。)

 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我們騎著單車從復興門上了長安街。這時間正是軍車已經開過去了的空隙,我們沿著長安街向東騎行,路上沒遇到什么險情。當時的長安街燈光昏暗,充滿了血腥和恐怖,街兩旁的臨時工地的圍墻和薄鐵皮門上布滿了槍眼。當我們快到六部口的時候,一輛正燃燒著的裝甲車里面的子彈還正在“霹靂啪啦”的爆著。這時候,西面開來了一些軍車,我們十幾個人馬上和周圍的人一起躲向了路邊,我們十幾個人也一下子失去了聯系。我們其中的一個同學就是這時中了一槍。僥幸的是,他當時正半趴在另一個同學的頭上,胳膊搭在中間,子彈正巧從他的頭下和那個同學的頭上,穿過了他的右臂,若子彈或上或下一點,那就肯定會擊中他的或另外那個同學的腦袋了。

當時,我和另外一個同學小王仍沒跑散,待軍車過后,我倆開始小心翼翼地步行,沿長安街南側墻跟兒向東移去,我們的生死經歷就從這開始了。

 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擋軍車

這時的六部口與新華門之間的長安街上空無一人,不時的槍聲加上昏暗的燈光映照下的長街,讓我們覺得特別恐怖。我和同學小王沿著長安街的南墻根兒,慢慢地向東試著移動,深怕半中間殺出一路軍人或掃來一梭子子彈。還算走運,我們沒遇到任何意外便到了新華門的附近。當時的新華門附近就象死一樣的寂靜,甚至連個站崗的都看不見。當時我們想,那門里面一定埋伏了許多軍人,一旦有人靠近,肯定必死無疑。我和小王最后還是顫顫趔趔貼著南墻根兒,挪過了新華門對面。再往前走些,我們終于遇到了一群市民和學生(約有幾十人,看上去多數是學生)。我們一見到這么多人,膽子馬上又壯了起來,剛才的恐懼也頓時消失了。

 “六四”坦克碾人真相 極度恐怖20圖 慎入

責任編輯:菜鳥
首頁 | 資訊 | 關注 | 科技 | 財經 | 汽車 | 房產 | 時尚 | 旅游 | 圖片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www.uzmqpz.tw. 東和新聞網 版權所有  技術支持:東和新聞網

電腦版 | 移動版

神算王